DSC00102.JPG  

『喂,梁廣,你知道有關捷運的傳說嗎?』

晚上十一點五十分,我和梁廣正等著最後一班捷運到來。

「是這一個嗎?傳說如果出站超過一個小時,就沒有轉乘優惠。」

『這不是個傳說好嗎?這是規定,而且白紙黑字地大家都知道。』

梁廣就算很久沒出場,本質還是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那是什麼傳說?」

『你只要在十二點整,搭一班從東邊二十三度角進站,開往南邊六十七度角的捷運列車,記得,要從B節0號車廂進去,就會……』我話還沒說完,就被梁廣打斷。

「等一下,為什麼是二十三度角和六十七度角啊?」

『嗯……可能加起來剛好是九十度直角吧。你知道直角三角形有一個公式嗎,就是長平方加上寬平方會等於斜邊平方喔。』

「真的假的?有這麼神奇,你怎麼發現的?」

梁廣竟然不知道這個數學公式,當下我決定要來整整他。

『其實這也是個偶然。』我故作認真狀地說道,『有一天,我在盪鞦韆,盪著盪著就發現,如果鞦韆在停止的狀態,我的上半身是長,下半身是寬,頭頂到腳尖就是斜邊,我就可以自個成為三角形人,於是乎頓悟出這個公式了。』

梁廣搔搔頭,「聽起來好像和這個公式沒有特別的關係呀。」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幫它取了一個名字。』

「快告訴我,叫什麼。」難得讓梁廣這麼有興趣。

『叫作畢達哥拉斯定理。』

「啊?嗶的哥斯拉定理?」

『喂!是畢達哥拉斯!!』我大叫道『我的文章有很多清純少男少女在看的,不要讓它變成限制級的好嗎?下次我要消音。』

「好啦,所以搭到那班車會怎樣?」

『在整個B節0號的車廂裡面,會坐著滿滿的美女!』

梁廣眼睛一亮,只差口水沒流下來。

「真的嗎?真的嗎?那為什麼指定是B節0號的車廂?」

『你用台語唸美女看看。』

「美女……米露。」

『……我還西米露哩!講錯了,應該要換說美人的台語。』

梁廣想了一下,「咪零。」

『對,咪零,不就是B0嘛!』

「所以咪露就是B6囉?」

我瞪著他,『我這個故事不是要討論B6的,你想講B6或新一點靈B12,你可以自己去寫一篇。』

梁廣看到我已經怒火中燒,趕緊將這個故事拉回正軌。

「現在已經十一點五十八分了,再過兩分鐘,那班車就會來嗎?」

『我也不知道耶,』我特意放低音量說道,『據說,搭上那班車的人,都沒有再回來過唷。』

梁廣先睜大眼睛吃了一驚,隨後又瞇著斜眼望我。

「如果都沒人回來過,那這個傳說是怎麼被傳出來的?」

這真是一個好問題,我其實也一直很疑惑,如果都沒有人回來過,那到底是誰來說這個傳說的呢?

『可能是那些美女平常混雜在人群中,有空的時候,就跑去天橋底下說書吧。』

梁廣有點欲言又止,厚嘴唇微微作動。

『說吧,還有什麼問題,剩一分鐘給你問。』

「就是,」梁廣鼓起勇氣,「在B列車的女生,是不是都是B罩杯啊?」

『我很鄭重的告訴你,如果我敢回答這個問題,你會發現明天的捷運上,C和D節車廂塞爆一堆人,然後A和B節會變得空盪盪的。』

「還有男生會去坐A和B節啊。」

『女生都跑去C和D節了,哪個男生還會想留在A和B節的。』

正當我們在窮極無聊的亂抬槓時,一列捷運迎頭開過來。

其實我們並沒真的刻意想等待這班傳說中的捷運車廂,但莫名的,我腳邊剛好有一副量角器,還是以前數學課在用的那種木製大型的,旁邊還掛著一個指南針。

無意識地很下瞄一眼,列車進站的角度剛好是從東邊二十三度角進站,車頭停靠後方向,也正巧是南邊六十七度角。

我不知道梁廣有沒有發覺這一切,但我知道他的汗毛也豎起來。

因為在我們面前的那節車廂,就是B節0號,而裡頭,坐滿了年輕又漂亮的美女。

「要進去嗎?」先出聲的是梁廣。

不,應該說,先出聲的車門發出嘶地氣壓,將列車門打開,詭異地,都沒有任何人下車,只有列車站站出車門邊,等待著。

『要不然哩?你怕嗎?』我回答他。

「怎麼可能,我守身如玉三十歲,不就為了今天。」

『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捷運發出嗶嗶嗶的警示聲,告訴乘客車門即將關閉,請小心不要被車門夾到。

當然,我們並沒有被夾到。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名秀俊 的頭像
瀨名秀俊

Billions of Fallen Stars from SKY

瀨名秀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