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2.jpg

有一天,我喜歡的那個女孩,突然跑到我教室找我,親手交給我一本筆記本,封面是天空的圖案。

她說:「我看到這本筆記本的第一個念頭,就想到你,覺得它就該屬於你。當下就決定要買來送給你。」她洋洋得意地接著講:「你說過你很喜歡天空,所以應該也會喜歡這本筆記本。」

我盯著筆記本,翻前翻後,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傻裡傻氣地說聲謝謝。

她笑笑地跟我說:「不用那麼客氣啦,有喜歡就好了。」她說完,自顧自地就跑掉了。

我回到座位,眼神離不開天空的封面。剩下的課,上什麼,我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其實我還覺得開心,能隨意地浮現在別人的念頭裡,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她想到我,比送我一本筆記本,更有意思。

因為有了這本筆記本,我開始想寫些什麼。

有時候,寫寫心情記事,或者作作幾個畫。當然,本子上最多的還是她的名字。

每當我不知該寫什麼的時候,就寫下一個她的名字。

久而久之,寫她的名字比寫自己的名字還漂亮了。

其實我跟她處於一個非常微妙的關係。

她有男朋友,而且當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就有跟我說了。

只不過因為她的一句話,「知道我有男朋友後,就不想繼續跟我作朋友了嗎?」

我當然氣不過, 反駁地說:「怎麼可能這麼膚淺!」

於是,我們就維持著我喜歡著她,但她有男朋友,卻又想有我這個朋友的微妙情況。

我們出去過兩次,看過兩部電影。一部她睡著,一部我不太清楚在演什麼。

記得第二次出去是個週六,我先將機車停在她家附近,然後再和她一起坐公車到仙人掌影城。

在公車上,她的男朋友打電話來,我安靜無聲,讓她安心地講電話。

她口氣沒很好,只說和朋友出去,就掛掉。

我知道我不該多問,但還是好奇地問:「妳男朋友知道妳跟別的男生出去,不會覺得怎樣嗎?」

「我沒跟他說啊,而且不用管他啦。就算他知道、生氣,大不了交別的男朋友就好了」她淡淡地說,眼神飄到窗外。

看完電影,吃完飯,已經是晚上了,該是她要去打工的時間,於是我送她走過去。

沿路,她告訴我,她今天可以請假沒關係,她可以和我一起坐公車回到她家牽車,她怕我不會坐回去。

我說,沒關係,我逛一逛,就算用走的也會找得到。

走了幾步,她說她想多跟我在一起,她不想打工。

我說,妳還是去打工賺錢好了,陪我沒有錢可以拿的。於是我們繼續走。

她又開口,說天氣好冷,叫我摸摸她的手。

我輕輕碰了一下,說妳的手真的有點冷。就將我的手縮回我的口袋,不知道縮頭烏龜是不是也和我一模樣。

剩沒多久,就快到她打工的地方了。她終於忍不住地命令我 :「可以牽我的手嗎?我沒牽過這麼大的手。」

我雖然是烏龜,但也不是個木頭。該大方的時候,還是要展現男人的風範。

伸出我的手,牢牢地握緊她。她臉上浮現一抹地微笑。

到了終點站,我鬆開手,她望著我,似乎只要我開口,她就跟我走。

我很想,但我那顆不中用的良心告訴我,現在不是個時候,你只是欺負人家的脆弱。

於是我摸摸她的頭,叫她進去吧,我會自己找到路去牽車的。

那天,下了公車,我傳簡訊跟她說,我到她家了,找到我的機車了。

是夜,她傳簡訊跟我說她過了很快樂的一天,而且她懂了。

只是,我不懂,她懂了什麼。

天空筆記本的進度,愈來愈慢。我不知道該寫什麼上去,因為我發呆的時間比清醒地多。

我們不聯絡的時間,愈拉愈長。我不知道我作對還是錯,因為我後悔的念頭比堅定地多。

這天下課,午後的三點多,天空和那個封面很雷同,湛藍色的背景,配上許多朵卷積雲。

我走到停車場,遠遠地就看到她。我開心走靠近想打招呼,發現她在講手機,臉龐掛著兩行淚。

她看到我,勉強的揚起嘴角,向我點個頭,馬上就轉過頭去,背向我,繼續往前走。

應該是她男朋友吧,應該是吵架了吧,應該是她不想分開吧,應該是她以前嘴硬吧,應該是吧。

手上的筆記本,所剩無幾的空白頁,已經沒有名字可以填了。

我坐在機車上,看著她漸漸縮小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我的視線,我沒有力氣動。

天空逐漸模糊不清了,真是沒辦法。

SKY.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名秀俊 的頭像
瀨名秀俊

Billions of Fallen Stars from SKY

瀨名秀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