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方法,快說!』白智傑近似吼叫地問,天使不急不徐地從背包拿出另一本冊子。

  「剛剛那本是死亡記事本,也就是之前被夜神月撿到過的同系列本子,而這本是願望記事本,是記載你們向我祈求的願望,但不會記錄人名,只會記錄種類。」

  『什麼意思?』白智傑和天使都坐了下來。

  「像有一個女生跟我許願說她想要男朋友,我就會在愛情上面加一個♀,代表一個女生,男生就是♂。」天使指著本子上的圖案,繼續道:[ 若有人要身體強壯,我就給他健康,有人要中樂透,我就給他財富,諸如此類……」

  『那你怎麼決定要給誰實現願望?』白智傑搓搓手,以抵抗醫院強烈的冷氣。

  「這種事是講求天份的,你愈無冀無求,心才會散發真實的聲音,這時我也能夠聽到誰真的需要什麼。」天使闔上了冊子。

  『你的意思是說,那些每天在求愛情、求財富的,其實他們並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

  「沒錯,他們若有時間求這些東西,代表他們一定已經擁有了其它東西。想要愛情的人,可能衣食無缺;想要財富的人,可能身強體健;想要健康的人,可能家庭溫暖……」

  『停!』白智傑中斷了天使繼續說下去,『那你還是沒告訴我有什麼方法呀?』

  「對、對、對,方法就是……因為最近上頭給我們業積的壓力,說願望冊記載的人數已經太多了,有點不夠寫了,要加快願望達成率,所以你若能幫我去達成一個人的願望,我就能讓你回到原狀。」

  『回到原狀?你這個意思是…我已經死了嗎?』白智傑深吸了一口氣進入肺部。

  「不,你還沒死,我會讓你的身體維持心跳。」天使遲疑了一下,說:「應該這樣講,你會繼續活著,就靜靜地躺在病房裡,但所有曾經和你有過接觸的人,都會暫時遺忘你,包括醫生及謢士,他們不會再走近你的病房,所以你可以安心。」

  『那要實現誰的願望?』白智傑感到一股悸動在胸口。

  「沒限定誰,由你自己決定。」天使望向白智傑,「你等一下就會再度現身在這個世界上,但你一定不會接觸到那些對你有記憶的人,就算你打電話過去,你仍然不會聽到他們的聲音。」

  『我要怎麼決定?』白智傑仍有點不明白。

  「你待會兒走出醫院後,第一個跟她講話的女生,就是她了。」

  『願望呢?』

  「願望是……」天使再度打開願望冊子,看了看幾頁,「愛情。」

  『愛情?』白智傑重覆天使的話。

  「是的,愛情。」天使站起來,把冊子放進背包,接著道:「你第一個交談的女生,必須幫助她得到愛情,期限是三個月。我先走了,別的地方還有事,我會不定期來找你的。記得,三個月後,若沒幫忙那個女生得到愛情,你就要跟我一起走。」天使說完,往上一蹬,就消失無蹤,只飄落一根羽毛。

  白智傑坐在椅子上,不敢相信這短時間內發生的一切,他的頭腦需要清醒一下,他決定去外面透透氣。

  看了一下手錶,清晨五點三分,陽光應該已經出來探頭微照,在這個剛開始的夏天,他知道,有人會得到愛情。

【To Be Continued】

    全站熱搜

    瀨名秀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