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 一次告別天上就會有顆星又熄滅

4ae56a891c898  

記得十九歲那年,某個空堂時間,我趴在四樓走廊的矮圍牆上面,身邊站著一個好同學,這邊的好是指他的功課很好,姑且就叫他史考濃吧。

天空陰陰的,我看到雲緩緩地在飄浮,是被風吹呢?還是自己主動?

少年情懷總是春,難得思考,突然冒出一個問題,我問了史考濃:

「十年後,我們會變成怎麼樣呢?」

 

我對那時提出這個問題的腦袋瓜仍然記憶猶新。

在那一刻,雖然我很努力地在想,不過我真的完全想像不出來,十年後的我,會是什麼樣子。

是有個不錯的工作,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當個白領上班族。

還是工作不怎麼樣,甚至是為三餐煩惱的失業者。

是富、是窮?

是帥、是醜?

是有女朋友、還是靠兩隻手?

是喝烈酒、還是啤酒?

沒錯,身為學生的我,會在乎關心的就是這麼狹窄的小宇宙。

 

其實也沒真的要一個答案,但你知道的,好學生就是會想盡辦法生出一個標準答案。

『別想那麼多,就先把學業顧好,然後再找個好工作,自然就會變成想要的樣子了。』

「想要的樣子是什麼呢?」

我沒有再把這句話問出口,因為它是屬於自己回答的回題,不能再拋給別人了。

 

「十年後,我會變成怎麼樣呢?」

「怎麼樣是我想要的樣子呢?」

沒想到提出一個問題,不儘沒有解決,還引申了一個新的問題。

好同學回到座位上,溫習著下堂課的講義。

那不是我的作風,所以繼續趴在牆上,凝望著遠方,有些霧,看不清楚那裡是山還是建築物。

未來好渺茫啊!十年後,我到底會變成怎麼樣呢?

腦裡還是充斥著這個問題,想破頭還是塞因摳塞因,摳不出什麼東西。

幹!反正一定不能變成我討厭的那種模樣。

這是我最後也是唯一能下的註解。

 

十年早就過,現在已經可以檢視,是不是有變成想要的樣子。

老實說,我還是不清楚什麼樣才是我想要的樣子。

因為沒有特別去定義,所以也沒有規格要去符合的道理。

 

然而,我沒有穿西裝和領帶,我穿著自己喜歡的衣服。

我應該還是帥沒有變醜,看著偶像劇激勵自己要和他們一樣瘦。

女朋友有過很多個,最後一個通常會變成老婆。

烈酒或啤酒要看當天的起鬨,反正無肉不歡、無酒不樂。

 

就這樣,我忘了十九歲的那個我,只有一直維持著過很爽的姿態在生活。

讓人不斷地質疑我,過了好些年,你怎麼還是沒有一個樣啊?

有啊,我的樣就是這樣啊!只是你不懂欣賞。

 

今天突然思緒又回到那一天的那一刻,想著那時問的

「十年後,我會變成怎麼樣呢?」

藍色大門說過「總會留下一些什麼吧,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

blue  

我不確定那個穿制服沒扎進去的我,是不是會想到會是現在這樣的我,或者想要成為現在這樣的我。

不過,我知道,今天這個吃著漢堡王買一送一的我,看著好朋友還在玩BeeTalk,面對照片煩惱著該滑左還是滑右,過得非常快樂。

現在的我,已經不會想知道「再過十年後,我會變成怎麼樣呢?」

也許,我依舊是十九歲時的那個我,抑或,再過個十年,我還會是現在這個我。

繼 續 非 常 快 樂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名秀俊 的頭像
瀨名秀俊

Billions of Fallen Stars from SKY

瀨名秀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rianne
  • 能一直非常快樂的下去,這樣就夠了!
  • y8hc1
  • 跟◎前◎夫♂相﹍識﹌六﹌年﹋,﹋直到最近才看清◎楚□這□斯~會~家庭暴力的男人,竟是為了外面的§小§三§,原本預期會◎有﹂相﹂夫﹉教﹉子﹉的☆美☉好☉情♀況♀,﹍真﹎想﹎不〇到〇電〇視◇劇〇發〇生〇在﹎哀♂家♀身♀上☉,☉更☉生﹉氣﹉也﹉把﹉我﹂手機line對話紀錄資○料§和§照§片刪除,幸好上網找到硬碟什○麼~醫○院○,◎data1,◎com,♂tw順﹍利﹌讓﹌我﹋結﹋束這段婚姻
    url.searu.org/M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