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t  

是誰說我不能喜歡她的!

這並沒有道理,難道因為我在追妳嗎?

搞清楚,任何人都有與他人自由戀愛的權利,更何況我只是現在在追妳,並不是和妳在一起!

我們目前是朋友的關係,妳也享受同時被好幾個男生擁護當公主的樂趣,雖然妳知道我喜歡妳,可是妳也還沒決定是不是要跟我在一起,我理所當然可以喜歡上她。

沒辦法,一直到遇見她,我才曉得有人比妳更讓我著迷到不可自拔。

那次是我第一次約妳,妳可能太過於擔心,所以找她陪妳一起來看電影。

當下的我並沒有多加思考,反正不過多付一張電影票,買個大爆米花加飲料,大家就可以一起進去看喜劇片開懷大笑。

電影散場,我提議可以找個地方,喝茶聊天吃個簡餐,她沒考慮就答應得很大方,讓我留下第一好印象。

慣例都會談談電影劇情,說如果遇相同的情境,會不會作一樣的決定。

我和她似乎很有默契,想法讓對方都很滿意,彼此也不在意忽略掉妳,把妳晾在一旁當成隱形。

送妳們去搭捷運,我獨自散步在西門町,過程的記憶沒有特別卻很開心,也發現我的開心並不是因為妳。

於是,我對妳的罪惡感,油然而生。

說個正經,我們連道德的邊境都還沒有建立,更談不上有什麼愛的禁區。

我實在搞不懂,我為什麼不能喜歡上她,難道只因為她是妳的朋友嗎?我也還只是妳的朋友啊!

花心,我很花心,莫名地我就準備好去揹負這個罪名,因為喜歡妳後,又去追妳朋友,見一個愛一個,所以我很花心。

我知道我喜歡妳在先,那是因為遇見她在後面,如果時間能倒迴,我還是必須要先喜歡妳,才能遇見她呀!

反正妳也沒說妳喜歡我,反正妳也沒想要跟我,反正妳還有很多其他選擇,反正怎樣我總要追一個女生當女朋友,妳不如當個好人好事代表來成全我,如何?

想了這麼多也都沒有用,男生好像追了就要堅持到最後,不然就會落到兩頭空,直到妳交男朋友,我才能罷休。

直到妳有男朋友?

整個事情轉變得非常快,這個念頭讓我茅塞頓開,於是每天幫妳祈禱快點交到好的男孩。

我不再為妳等待,連見面也不跟妳說嗨,最多只說個Bye,決定讓妳對我沒有任何期待,感覺我就像是個無賴。

我誠心地等到那天的到來,妳和某個男生開始戀愛,然後我再帶著受傷脆弱的姿態,讓她發揮慈詳的母愛,給我關懷,最後近水樓台。

我暗爽一切的計畫是完美的安排,直到妳昨天跑來跟我坦白,說妳已經作好決定要將其它男生甩開,因為我才是妳的Mr.Right。

很好,上天這麼喜歡開玩笑,峰迴路轉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問妳為什麼,妳說,因為妳對我的罪惡感,油然而生。

看到我每天愁雲慘霧的像個遊魂,見到妳完全失了分寸,連該不該說話都拿捏不準,這時妳才瞭解我竟是愛妳這麼深。

妳主動牽起我的手說要共渡一生,冰山美人竟然變得如此平易近人。

我沒有辦法殘忍,告訴妳我喜歡上在妳之後遇見的那個緣份。

我也相信,大家應該會熱烈地恭禧我,辛苦這麼久終於修成正果。

我苦笑幾聲,突然發覺,我對我自己的罪惡感,油然而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名秀俊 的頭像
瀨名秀俊

Billions of Fallen Stars from SKY

瀨名秀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