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jpg  

車門打開,我從她一旁走過, 她低頭。

坐在博愛座上的女孩站起來, 拍拍尾隨我身後的伯伯,伯伯頭沒抬地往另一個方向退去。

女孩不放棄地追了過,再拉拉伯伯的揹帶,彷彿作用力於反作用力,伯伯仍然很專注低頭,再往座位更遠地方走去。

女生尷尬地望向目睹一切的我,微微笑。

我回敬, 並轉頭找尋伯伯影。

她看著我,我回敬的那一抹笑還未停止, 她也接放到,她也對我一笑。

於是,遊戲開始。

國語西門,台語西門,客語西門, 英語西門。

我轉頭看她,是否在這站下車。

她也在此刻抬頭看我, 對望。

時間應該不到二秒,我們的眼神卻好像對話了很久。

我先轉回頭,裝作剛才的偶然我並不在乎。

但我知道,在遊戲中,我已居於劣勢。

國語台北車站,台語台北車站,客語台北車站,英語台北車站。

我先在心中暗數到五,再轉頭望向她。

她正看著我,我看著她,帶著要笑不笑的邪氣。

這次換她先低頭。

我轉回頭,留餘光瞄著,她果然再度抬頭打探我。

善導寺。

我搶得報站聲的前頭,看她。

她等待報站聲的結束,才抬起頭,我在這一瞬間,轉回了頭,

我們玩著對望的遊戲,也期待著遊戲會怎麼收尾。

她邁出腳步,從我走過來,拍拍我的肩,我轉頭,裝驚訝狀。

她說她要要認識我。

我點頭答應。

所以,她輸了這場遊戲,贏了這場愛情。

不過,以上只是電影情節,在我腦中滾動一遍。

下一站,又一站。

我們故作鎮靜,都偷望著彼此。

沒正面被看見,卻都有發現。

國語市政府站,台語市政府站,客語市政府站,英語市政府站。

她移動腳步,排著下車的對伍。

我腦中憶起,梁朝偉說過,要得到女孩子的芳心,一定要靠眼神。

eyes.JPG  

我用著自以為是的梁朝偉般深情眼神望去,她正看著我。

接著,迅雷不及掩耳時間,閘門打開,她走出去,頭也不回。

我知道,我贏了這場遊戲,卻輸了一場愛情。

我搞糊塗了,不是一定要靠眼神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名秀俊 的頭像
瀨名秀俊

Billions of Fallen Stars from SKY

瀨名秀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