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r.jpg

老闆輕輕闔上大門,插進微鏽的鐵門鑰匙,向左轉動兩圈,壓著手把上的按鈕,向裡頭推動,確定大門已經鎖上後,哼著曲調轉身離開。

「你新來的哦?」說話的是一頂已經擺在店裡五年又七個月的資深假髮。

這是一間店名為《魔髮屋》的假髮店,雖然名為《魔髮屋》,其實也是賣著一般假髮的普通店家。

當然,老闆並不知道,這些假髮其實也有生命。

『我是昨天下班之前被送來的。』

「原來是我已經進入夢鄉時來的啊。沒辦法,因為我前天看韓劇看太晚,所以昨天還沒下班就不小心睡著了。」

『看韓劇?我剛剛看到老闆下班前都會把插頭拔掉呀?』

「你怎麼那麼單純!他把插頭拔掉,我是不能自己在內心裡演給自己看嗎?這就叫內心戲。我已經把秘密花園演到第十七集了,應該明天就可以演到完結篇了。」

這應該不能被稱為內心戲吧?新來的自個嘀咕著。

「妳是女的吧?」

『對啊,喔!正確來說,應該算我的主人是女的。』

「都一樣啦。」

『有假髮是男的嗎?』

「當然有啊!妳很少見多怪耶。像十二年前,那個日本很紅的木村什麼哉,他在演戀愛世代第一集裡,被戲裡理子剪掉的頭髮就有送到這裡來啊。」資深假髮臉上浮現戀愛的神情,「他真不虧是個大帥哥,連頭髮也亂性格一把的。害我戀愛世代至少看了不下五十次。」

『也是自己在心裡演的?』

「對呀,妳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新來的繼續問道,『後來那頂假髮到哪去了?』

「我只跟妳說,妳可不能告訴別人喔。」

妳的臉告訴我,妳已經跟所有妳可以說的人都說過了,新來的在心底暗忖著。

『好,我不會說的。』

「其實妳很常看到那頂假髮的,只要晚上九點將電視轉去什麼全民一起來開講那個節目,就會看到那頂假髮了。」

『欸,妳是說…那個邱立委頭上戴的那頂就是木村頭髮製成的!?』

「對啊,很難聯想得起來吧。」資深假髮得意地笑著,彷彿以知道這則八卦為傲。

不知道木村聽到這個消息是該覺得榮幸還是……新來的不知該如何平息思緖。

「你叫什麼名字?」資深假髮突然問道。

『名字?我不知道頭髮也會有名字耶,至少我主人沒幫我取過名字。』

「真不知你算是傻還是蠢?」

這兩個不都一樣嗎?新來的沒把這話說出口。

「你是從你主人身上剪下的,所以你當然是繼承你主人的名字啊。像我的本名就叫林素珠,不過我主人有另外取藝名,所以你也可以叫我志玲。」

可以不要嗎?妳看起來並不像啊!人家的頭髮可是可是以拍廣告的。新來的還是把話藏在心中,畢竟她繼承了主人內斂的個性。

『妳可以叫我依林。』

「你的名字有玲,我的名字也有玲,這個巧合也算是我們的緣份。」

依林想,我的林應該和妳是不同的玲吧。

「你看,在櫃檯旁邊的那頂黑色濃密的捲髮,有時候辦派對的時候會找他主持和熱場子,他叫菲哥。旁邊比他長一點的叫菲姐,專長是煮菜。還有門口那頂,她的英文很好,如果妳想練英文可以找她,她叫蜜雪兒.歐巴馬。」

依林心底想,這間店真的是臥虎藏龍啊!

「依林,你怎麼會來啊?」

『這是因為我主人很有愛心,她為了響應公益愛心捐髮活動,把留了五年的長頭髮剪下來,打算郵寄給活動單位,卻不小心忘了把我一起帶下車,留在公車上。』依林聳聳髮地表示糊塗。

『撿到我的司機大哥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剛好認識這家店的老闆,於是就將我交給老闆處理,然後我就來到這裡了,一切都是誤打誤撞的誤會。』依林無奈地輕嘆一聲。

『那…志…玲姊,妳呢?』依林真的叫不太出口,只好中間刻意頓點一下,以矇蔽自己的良心。

「妳也知道,我的主人有代言洗髮精廣告,那是簽合約的,所以不能隨便剪頭髮。不過,她有一次不小心在拍戲的時候,被周董拿道具刀將她的頭皮削掉一大半,於是我就是這樣誕生了。」

『可是妳主人現在還是一頭烏黑柔順的長髮啊?』

「偷偷告訴妳,那也是假髮。」

『假髮?』依林雖然沒辦法用睜大眼睛來表示不可置信,但她還是驚訝萬分。

「對啊,而且妳絕對也猜不到那是誰的?」

『請告訴我。』依林一髮認真的模樣。

「是……唱音浪那個金曲歌王的。」

依林差點將自個兒變成龐克頭,全都豎立站好。

『黃史丹利…他不是小平頭嗎?他怎麼作假髮給妳主人?』

「妳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現在技術已經很發達了,平頭歌王每兩天就會修剪一次他的平頭,以維持一定的整齊,然後將剪下的頭髮交給我主人的髮型設計師。髮型設計師就一根一根地幫我主人接髮,愚公移山、積沙成塔妳總該知道吧。很快地,我主人頭髮就接回烏黑亮麗的長髮了。」

依林真的只能用目瞪口呆來形容她的心情,雖然這用來形容頭髮滿不妥的。

『志…玲姊,妳已經在這裡待了五年多,未來想怎麼打算呢?有想換成捲髮造型嗎?』

「別提了,我都老骨頭一把,何況現在科技發達,已經很少人會堅持要用真髮製成的假髮了。」

『什麼意思?』

「你看對面櫃檯,從第二排到第四排,他們全都是假人。」

『假人?』

「對,他們是以科技纖維打造成的假髮,他們從出生就沒有主人,所以也不會開口說話,更沒有心情,我們都稱他們為假人。」

『很多人買假人嗎?』依林問道。

「對啊,現在賣十頂假髮出去,就有八頂是假人,因為他們便宜,造型齊全,長短捲順都有,我們怎麼跟他們比啊,唉……」

依林心中想著,怎麼現在市場競爭地如此慘烈。

我這生都是先洗兩次海倫洗髮精,再用一次仙杜斯潤髮乳來保持自己的身價,沒想到竟會如此地峰迴路轉,不敢再多想往後會變成什麼樣了。

大門發出咔喳的一響,門被往裡頭推開,志玲姐和依林趕緊恢復成原來模樣。

「請進請進,小妹妹儘管挑,看妳喜歡哪一頂就帶走。」

老闆後頭跟著一位年紀應該還是國小的妹妹,哭喪著臉,眼眶仍著泛著淚光,特別引人注目地是,她戴著一頂大大的鴨舌帽,卻掩不住她沒有頭髮修飾她的臉龐和虛弱的病容。在一旁牽著牽著她的是一位二十幾歲的姊姊。

「欣茹乖,去挑一頂妳喜歡的,不要客氣喔。」姊姊輕輕將小妹妹往前推,小妹妹站在原地,環視周圍的每一頂假髮。

「叔叔,不好意思耶,這麼晚還來打擾你,原本我們院裡預計每一個小朋友都會收到一頂假髮的,沒想到突然少一頂,打電話聯絡捐贈人,她說因為她的糊塗,不小心把剪下的頭髮遺失了。」姊姊露出無可奈何的臉說,「人家也是一番好意,更不可能叫她再剪給我們,畢竟留長也需要時間。到最後,只有欣茹沒拿到,她一直哭,一直哭,整個院裡的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想了很久,我只好厚著臉皮打電話給你,找你幫這個忙。」

「哪的話,不要跟我客氣,妳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可是看著妳長大吶。妳就像是我的小孩一樣,妳的事就是我的事,這個小事一樁,小事一樁。」

欣茹腳步緩緩趨前,最後停在依林前面,用手指著她。

「小妹妹,妳要這頂啊,讓叔叔幫妳拿下來……妳還真識貨啊,真是叔叔昨天才剛作好拿進來擺的,都沒有人試戴過,妳是第一個喔。」老闆幫小妹妹把依林戴好,「哇!妳戴起來好漂亮啊,這頂假髮根本就是為了妳訂作的嘛,看起來就像那個唱舞孃的小天后一樣,根本就是同一個模子出來的。」

小妹妹的臉浮上了害羞的笑容,不斷地在鏡子面前左轉右晃,看起來滿意極了。

「那就這頂了,今天初七,剛好是該作善事的日子,就當小妹妹的禮物吧。」

「這怎麼行,都讓您在這麼晚的時間多跑一躺,我已經很過意不去了,怎麼能……」

老闆沒等姊姊說完,「這是妳能跟我討價還價的地方嗎?別忘了,在我的店,就要聽我的。」

「這個……」

「別在那兒這個那個的,就這樣訂定了。今天作了一件好事,讓我心情大好,妳也去挑一頂,妳頭上這頂也戴夠久了,早該換頂新的。想當初,在妳生病之前,大家可都稱妳是小第一名模吶!」老闆思緒順間回到以前的記憶,「去去去,就順我一次意,不要壞了我的心情。」

「謝謝您一直這麼照顧我。」姊姊看老闆一副心意已決的模樣,也不再推拖,踱步環繞店裡一圈後。

「就這頂好了,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感應讓我覺得我跟這頂假髮有著某種緣份牽引著。」姊姊駐足在志玲姊面前。

在此時,志玲姊不禁意地微微飄逸一下,似乎和廣告詞一樣,柔順、閃閃動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名秀俊 的頭像
瀨名秀俊

Billions of Fallen Stars from SKY

瀨名秀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