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veForFighting_0410.jpg

我們先搭公車,要到後站商區,那邊很熱鬧,有大賣場也有百貨公司,沿途有很多體育用品店,常常會打折出清。

因為正值下課下班時間,公車擠滿了人潮,空座位是痴人妄想,有欄杆可以扶就該高興了。我一路上,都抬著右腳,不敢讓它著地,尤其我的身旁是站著兩個穿著高跟鞋的上班女郎和一個穿著馬丁大夫的嘻皮客。我才不過跑了一小段石子路,腳底板就破了,不敢想像被他們踩到會有多痛。

經過七個站牌後,我們到達了後站,因為這是公車轉運站,所以車上的旅客幾乎也都換搭別班公車。多隆他們走下車後,看我扶著欄杆不動,就在下頭喊叫:「阿澈,到了啦,下車啊。」

「我右腳麻了,上來抬我啦。」因為右腳一直抬著,導至血液循環不順暢,整隻腳就麻掉了。

口水和厚肉馬上衝上來邊跟司機說:「不要關門,他腳麻了,我們現在把他扛下去。」

司機將正要按下關車門的那隻手暫停住,轉頭望向我,喃喃自語地唸道:「搭公車也能站到腳麻掉,那麼神奇!」

他們兩個分別站我左右兩邊,抓著我的手臂,扛下車,跟司機揮揮手道謝,公車才關上門,緩緩地開走,車上的乘客仍盯著我不放,直到漸漸消失蹤影。

後站曾經是非常繁榮的地方,生活機能應有盡有,只是火車站遷徙到新站後,這裡就逐漸沒落。久了之後,大家就把這裡當成一個路過的地方,只有在等車子的時候,才會到處逛逛、殺時間。公車站牌旁邊的商店也一直更換,原本是麵包館,過幾個月變成服飾店,再一陣子又變成咖啡廳。值得高興的是,至少這裡還有人願意繼續接手打拚。

就算如此,我們仍然最喜歡來這裡的百貨公司,因為九樓是遊樂場,有電動、投籃機和賽車。當你坐在機台時,大夥的目光都投射過來,欣賞你是如何的操控角色,神乎其技地連續攻擊,打敗對手時仍然保持滿血狀態,那種虛榮感,可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道盡的。抑或站在投籃機前,一球接一球地進框入網,分數打破之前的記錄,機台放送著熱鬧的音樂,好比自己成為歷史上,一個永遠會被記得的人物。

我一拐一拐地跟他們走進一家名叫《好動》的體育用品店,想必腳底的襪子應該已經磨得差不多要見腳底板了。

「阿東,你看你喜歡哪一雙,我們送你。」多隆大氣地拍拍我的背,輕推我到男鞋區。

上頭琳瑯滿目的鞋子,每雙都有小掛牌標示其功能性,籃球鞋、網球鞋、慢跑鞋、足球鞋還有多功能鞋,看得我眼花瞭亂,原來選擇太多也是件麻煩事。隨便拿起一雙,將牌子翻面一看,二千三百元,打完折一千八百元。

「算了,我不想你們破費,你們有這份心意我就很感動了,我再叫我媽到菜市場買三百九的帆布鞋就好了。」

他們互望了幾眼後,由梁廣率先發難:「你他媽的婆婆媽媽幹麼,我把我畢生的積蓄都捐出來,我都不在乎了,你還管那麼多。」

盧小轉過頭看著他:「你畢生的積蓄就是七十七元嗎?」

「對啊,這是我原本要拿去租漫畫的錢呢。」梁廣答得理直氣壯。

「你就不要管錢了,反正......多隆說差多少,剩下的他都付,對吧,多隆?」厚肉用手肘推一推多隆。

「對啊,反正我爸媽每個星期都會給我用不完的零用錢,放著也是放著,我的錢就是大家的錢。」他拍拍胸膛,結結實實地碰碰的兩聲。「你就選你喜歡的,你喜歡最重要。」

他們你一口我一句地說,我也不好意思再推託。眼睛再回到那些球鞋上面,卻聽到店員們躲在一旁竊竊私語,說我們這群小鬼頭竟然在上演兄弟情深,,還邊嘲笑我們。不過我假裝沒聽到,繼續挑鞋子。

「你們在那邊講什麼!很愛講是嗎?我們不買了。」厚肉突然對店員大吼,想必他和我聽到同樣的閒語閒言。

趁著店員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厚肉和我就推著大家走出店門口,往另一間體育用品店走去。我和厚肉一五一十地跟他們說我們所聽到的,他們三個也很氣憤,直喊著好險沒在那間買,讓他們賺我們的錢。反正這條街上,體育用品店多的是。

到達另一間《有勁體育用品店》,正好週年慶大折扣,我挑了一雙白鞋面配上黑鞋帶和黑鞋底的氣墊籃球鞋,打完折後一千五百元。我心中暗忖,他們三個人加起來差不多才剛好五百元,多隆付了將近三分之二的錢,下次一定要找機會好好地回報他。

結帳後,我馬上將舊鞋子換掉,說是換掉,其實也只是脫下左腳的那隻鞋,丟到一旁。穿上新鞋後,我感覺我好像能跳二百公分高,迫不及待地想要試試這雙新鞋的威力。

「走,我們去玩投籃機,我要讓你們知道我穿了新鞋後,就和三井壽一樣準。」說完,馬上作了往後跳投的姿勢,落地時差點撞倒衣架。

走到百貨公司,按了九樓的電梯,門一打開,果然是光芒四射的繽紛樂園。

我們每個人都換了五個十元的銅板,我知道大家一定很好奇,他們三個不是把錢都掏出來買球鞋了嗎?怎麼還會有錢呢?當然是我情義贊助啊,他們四個都送我球鞋了,我也該回饋一些給好哥們。

「今天你壽星耶,怎麼還讓你請我們投籃。」梁廣數著銅板地問我。

「咦!你們不知道嗎?其實生日不能送人鞋子啊。」我故作驚訝狀地說道。

「為什麼?」

「因為如果生日你送人鞋子,那他就會和你愈走愈遠,感情慢慢地疏離。」

「真的有這回事嗎?」厚肉不可置信。

「當然啊,所以我給你們每個人五十元,當作是我跟你們買這雙鞋子,那就沒有問題啦。」我知道這套說法,他們一定能接受。「走啦,大家來比賽投籃吧,我一定是最高分的。」

我們馬上各佔據住一台投籃機,一起投幣,一起按連線遊戲。這裡的投籃機只要一個人過關,另外連線的那幾台,也可以一起到下一關卡。這代表我們只要有一個人很厲害就行了。沒錯,那個人正是我。

我按照一定的姿勢拿球、投球,用眼神餘光去找尋球落下的位置,在第一時間將球上手、投球。第一關目標分數是五十分,只要投進五十分,就可以到第二關。前四十五秒是每顆球二分計算,最後十五秒,投進一顆就是三分球。第二關的門檻是一百五十分,第三關二百五十分,第四關四百分。厲害的話,十元就可以玩五個關卡,也就是五次投籃。

前三次都輕易地可以到達第三關,但成績總是停在三百多分,所以沒辦法玩到第五次。

「阿東,你行不行啊,穿了新鞋怎麼還這麼不爭氣。」盧小跟我總是勢均力敵,看我好像沒辦法再更上一層樓,於是開始對我信心喊話。

「拜託,我只是在熱身,OK?」我甩甩雙手,「現在手感已經熱了,第四場就是正式比賽了,你就看我破四百分吧。」

「好啊,我擦亮眼鏡瞪著。」他推推鏡框。

第四場開始,我將速度特意放慢一下,改追求命中率,不再抓了球就亂投,只管投球數多。果然,這個策略奏效,到第三關的時候,我已經有三百零一分,代表我第四關只要投進一百分就可以了,這對我來說簡直是輕而易舉。

第四關開始,我利用十五秒的時間,就到達了三百五十分了,開始覺得信心滿滿,得意忘形了起來。

「你看看,這個就算用左手都可以破四百分。」我看盧小的成績,只差我六分,看來這不是四百分之爭了,而且誰的分數高。

沒想到我的右手突然覺得有點痙攣,投籃的速度愈來愈慢,準頭開始偏移,剩下十一秒鐘,我只增加了三十九分,三百八十九分,現在每顆算三分,代表我至少要再投進四顆球。

剩十秒,我投進了一顆,三百九十二分。剩八秒,又一顆,三百九十五分。六秒,沒進。剩四秒,再一顆,三百九十八分。依照這個速度,要四百分應該大有希望了。

兩秒,拋物線投出,球在框上面彈了幾下,我手趕緊抓起一顆球,但看到前面的情況,不知道該投還是不投。因為投出來,有可能碰到框上的那顆球,造成兩顆都沒進。但不投,如果框上的那顆球沒進,時間就到,就沒機會了。剩一秒,那顆球怎麼那麼會彈啊,彈完還在框上頭轉。

時間似乎由不得我再遲疑了,我一氣之下,把手上的那顆球砸過去,希望能把框上的那顆球砸進去。果然,在牛頓力學的第三定律,作用力及反作用力相等的情況下,一顆球往籃板的方向彈,另一顆球往旁邊的防護網撞去。雖然不同的方向,但卻有相同的結果,沒進框。

「靠!早知道不投了。」我往他們四個人的分數表看去,梁廣二十四分,厚肉一百五十六分,多隆三百一十七分,盧小......盧小四百二十一分。

「你有四百分了喔!」我睜大眼睛地問道。

「對啊,怎樣,穿舊鞋子也是很準的。」盧小很囂張地笑著。

「沒關係,還有一關,看我如何超越你。」我雙手摩拳擦掌地等待倒數器開始。

「好啊,我等著看。」盧小也不甘示弱地將眼鏡撥正。

其實分數對我們來說,只是一種鬥志挑戰,誰勝誰負,並不是真的重點。當然,是因為我輸了,才會這樣自我安慰。

「手好酸喔,沒想到連玩五十元,手都快斷掉了。」大夥投完最後一場後,梁廣用力地甩動雙手,試圖放鬆緊繃的肌力。

多隆斜眼瞪著他說:「你五場加起來,還沒三百分,你手酸個什麼鬼啊。」

「手酸和分數沒關係好嗎?是和投多少球成正比的。」梁廣賭氣地回答。

厚肉趕緊出來打圓場:「別爭了啦,該回家囉,快十點了。」

我們從百貨公司走出門,往公車站的方向前進,經過剛剛逛的體育用品店,發現外頭有幾台摩托車,上面坐著好多個奇裝異服的少年,眼神還瞄向我們這裡。我覺得有些許的不對勁,叫他們快走。沒想到他們一群人也跟上來,包圍住我們,把我們壓到小巷子裡。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名秀俊 的頭像
瀨名秀俊

Billions of Fallen Stars from SKY

瀨名秀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